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 |收藏本站 |任务领取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登录 | 注册 | 找回密码

心源美术教育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29|回复: 2

[原创] 冬韵沂蒙,写意春秋

[复制链接]

升级   100%

签到天数: 282 天

[LV.8]以坛为家I
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冬韵沂蒙,写意春秋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海安县教师发展中心   丁维东

经一年多的设计、策划、沟通与协调,从“问道八一精神,共铸美育人生”易题为“欢庆十九大,共绘爱党情”的沂蒙红色主题写生创作研讨活动,在局领导、中心负责人的关心与支持下,终于于今年12月14-18日之间得以成行并圆满结束。
临行前,在中心培训教室举行的“海安县美术教师高级研修班采风团”开班仪式上,颜敏局长做了《感怀、希望与理想》的讲话。他从艺术精神、创造规律、人文情怀和职业理想的视角,深刻阐述了美术教师的职业现状。他的讲话振奋人心,感染着每一位与会人员,大家无不士气高昂,激情满怀,决意此次活动定要用心采风,潜心创作,以优异的创作成果来展现美术教师的风采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此次写生,是我县美术学科教研历史上的首次大型外出研训活动。作为老教研员,又委以班长重任,我一面为活动的安全和管理尽心尽责,为吴松老师的管理催波助澜,确保活动顺利进行。同时,又尽可能多的进行写生实践,为自己的首次山水写生训练留下美好的记忆,也力争为本次活动增几许色,添几抹香。
对心源人来说,尤其是40岁以下的年轻同仁,他们很可能认为:退思堂主丁维东,是热衷学科教研,对心源网络教研尤甚,谈教论育,说教话学,言必述教研,语必倡读书,偶尔画画速写,与印象中的美术学科教研员不太一样。长久以来,一直倡导美术教师两手都要硬的专业化成长的发展理念,但作为教研员自身的专业发展取向却稍有言行不一,偏重教研,怱视学科专业历炼提升。
本次活动特邀吴田玉先生为同行导师,他擅长花鸟山水,以线立形,灵动而梦幻。我原计划山水、人物平分秋色,立意白天画山水,晚上画人物,但伴他而行后,便放弃了画人物的念头,一切似乎变得顺理成章。
进入沂蒙山区,蹲在大洼,只见山,少见水,更无与山相匹配的水面。沂蒙的山也不像想象中的那样雄伟瑰丽,甚至让人感到无从下手,难以成画。反倒是那里的山坡路,石垒的墙和房子有着墩实朴拙的形态美,有着厚重的历史感,极为入画。开始三天,我和田玉先生一起画的全是些册页小品。我用这三天的时间,通过八张册页,既熟悉了久别的山水笔墨,找到感觉,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对蒙山沂水元素气质有了真切的感受与积累,也通过这三天的浸润体验,龟蒙山脉的形质特色的意象在我心中浮现。冬天的龟蒙山是那样平静、淡泊无奇,既无巍峨险峻式的高山仰止,又无山崩石裂式的鬼斧神工,更无云烟漂渺式的神秘莫测,有的只是遍山枯枝败叶,只露出山顶头上的一截泛着粉白的赭石枯石,只有当如血残阳的光线指着它的时候,它才吝啬鬼似的挑逗起我视觉审美的情愫于刹那间,最终悄无声息被湮没。可谓“风不定,人初静,明日落红应满径。”
白天,大家个个劲头十足,背着画具,拖着行襄,或一俩席地而坐、或三五成群摆阵崮上,也有一人独幽,支画架于石屋之后,古树之下。他们遵循心中的梦想,用对艺术的虔诚,激发起内心深处最初的热情和动能。在零下8度的气温下涂抹着水彩油画,挥洒着水墨色彩。画笔结了冰,呵口热气再画,画笔一着纸便成冰画,结了冰的画笔在纸上嘎嘎直响,划痕与冰纹在阳光照溶后绽放出独特的肌理美效果。沉醉在这样绝美的画境中,仿佛连寒冷都是诗意的。
晚上,大家把白天得意的,小有遗憾的,画完的,没有画完的画作统统陈列在会议室的墙上、桌上,甚至地上,恭候吴田玉老师的褒扬与点评。坦诚、务实、高效的点评激起起研讨的热潮。大家时而妙语连珠,时而静默思索,互动间,心灵碰撞,紧张不失愉悦,彼此共话写生创作心得与技术秘笈,其乐融融。
经过三天写生与研讨的磨砺,我依计划在活动的最后一天登山作画。早晨,耿加乾、李万华两位老师为我拎着备好的温州皮纸素卷、画具、画板,与吴雨明、吴松、王小燕、吴冬梅、周时山等老师同行,共攀海拔1156米的龟蒙之顶。放眼望去,北负泰岱,南视徐淮,西临兖济,东濒黄海,古老而又神奇的蒙山山脉尽收眼底。一幅气势雄浑的群山环抱,峰峦叠苍,沂水浅拖,山光荡漾的山水画长卷天然而成。难怪乎,古贤圣人--孔老夫子有着“登东山(蒙山)而小鲁”的无尽感慨!眼前的山水虽没有王希孟《千里江山图》的千峦叠障与华丽多姿,也没有王公望《富春山居图》简淡空灵与清逸洒脱,更没有沈周《雪景山水》怪石奇异与散淡轻盈。然而,她的山脉长延连绵不断,群山相依,却让我为之心动勃然。我无法用语言道出心中的感受与意象,但我能用我的笔墨画出心中的她。因此,我与时山老弟决定在这蒙山的绝高处将自己此时、此地、此境沂蒙山水的意象定格下来。
当我在最高处的巨石上支好画板,展出长卷开卷素纸,拾碌好画具之后,便纠结于东西方观看与表现的矛盾之中,由于缺乏山水画创作的经验和对传统山水卧游神畅理念的切实把握,又出于成功一卷的功利心理,不得不放弃创作的过高奢望,而老老实实地纯视觉化的表达。我想,既然眼前的所见能打动我,我能如是地表达好视觉感受,那么,它也就一定能打动观画的人。因此,我放下所有的不惑与忧虑,只求写实般的笔墨表达,至于画面造型的节奏,形态的韵律,语言的虚实等等,就统统留给笔墨的表现去解决与协调吧。
一旦心无碍隔,意无挂念,人便能做到澄怀见象,意涌心头。既然心中有了明晰的意象,手中之笔的表达也就水到渠成了。为了确保长卷表达的气韵贯通,我采用了以焦墨勾、皴、点、擦整体造型的方式,在保证气势贯通的前提下,随机间用一笔分浓淡的醮墨法,贯染、擦、补皴于一笔呵成,以求干、湿、浓、淡、疾、涩和气韵的丰富变化,尽可能地消解边画边卷的间隔断续的痕迹,让长卷造型、笔墨首尾顾盼呼应,达到气韵生动的艺术佳境。画着,画着,浑然不觉已到中午。短暂的快餐过后,我便又投入到长卷的气韵之中,沉浸之深,笔墨之瀚,心神之畅快均都诉诸于长卷之中。顺顺当当地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,整个蒙山笼罩在如血的残阳之中,这不正是冬天蒙山的真面目吗!闭目成象,记于心灵,带着它,满载而返。
回到驻地,晚饭后,实在挡不住心中意象的诱惑。我来到会议室,拉开长条桌,将长卷完全展开,趁着兴致,对长卷进行了整体调整与处理。画着画着,聚来了田玉导师和不少同仁,他们又给我的长卷提出了意见与建议,我边听、边改、边画着。回到宿舍又画至深夜,直至长卷的墨稿遂成,我才酣然入眠。至此,历时五天的大洼写生之旅踏上了归途。
回来后,我翻阅研究了古代长卷佳作,从构图创意,意境构成到笔墨表现,以及形式语言及要素进行认真仔细的又一次研读。带着从古人笔墨语言与形式逻辑中感受到的灵感,我将画卷又一次展示上墙,追着古意,追问内心,经过反复的揣摩,我感到:强化笔墨语言,展现沂蒙特色是我必须深入的两个切入点。这时残阳下的蒙山意象浮现出来,此稿与我心中的冬山寒景,苍茫赭浑的蒙山气象相距甚远!我一定要把它尽可能的表现出来。浅绛着色便是最恰当的形式,因此,我拿来色盒,开始了最后一步的工作--着色。
我把题款钤印的《沂蒙山水写生长卷》发在了朋友圈,瞬时间得到了好友们的热情点赞。张连生先生撰诗创作并数易其稿,王奇寅好友更是即兴成诗二绝,还兴致勃勃地题于长卷之上。这些都为长卷增添了佳话和人文色彩。望着它,我心中有既有无限的感慨和自豪,同时又充满着诸多不满与遗憾。
《沂蒙山水写生长卷》是此次高研班的画中幅面最大、长度最长的画;而我是唯一攀山最高,视域最广的作画者;此画也是故事最多、人文含量最高的画;更是唯一的长卷式山水画;它也是我山水写生最充分的一张画。它最有价值的意义在于:是它的创作过程让我反思到中国画创作的原则与本质,也许会由此引发我中国画创作的另一种追求;还是它让我反思到中国画写生与创作、三远法在创作中的价值与运用基础是什么。
古人云: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,石涛说: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。中国画的程式性语言不应该成为我们创造的桎梏,而应把程式在师造化中加以运用与发展,形成艺术的自我与创新,这才是艺术家所应该毕生追求的艺术真谛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升级   100%

签到天数: 282 天

[LV.8]以坛为家I

 楼主| 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沂蒙山水冬韵图

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升级   100%

签到天数: 282 天

[LV.8]以坛为家I

 楼主| 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冬韵沂蒙,写意春秋

海安县教师发展中心 丁维东

经一年多的设计、策划、沟通与协调,从“问道八一精神,共铸美育人生”易题为“欢庆十九大,共绘爱党情”的沂蒙红色主题写生创作研讨活动,在局领导、中心负责人的关心与支持下,终于于今年12月14-18日之间得以成行并圆满结束。

临行前,在中心培训教室举行的“海安县美术教师高级研修班采风团”开班仪式上,颜敏局长做了《感怀、希望与理想》的讲话。他从艺术精神、创造规律、人文情怀和职业理想的视角,既深入剖析了美术教师的职业现状,又深情地勉励心源同仁致力于专业发展。他的讲话振奋人心,感染着每一位与会人员,大家无不士气高昂,激情满怀,决意此次活动定要用心采风,潜心创作,以优异的创作成果来展现美术教师的风采。

此次写生,是我县美术学科教研历史上的首次大型外出研训活动。作为老教研员,又委以班长重任的我,一面为活动的安全和管理尽心尽责,为吴松老师的管理推波助澜,确保活动顺利进行。同时,又尽可能多的进行写生实践,为自己的首次山水写生训练留下美好的记忆,也力争为本次活动增几许色,添几抹香。

对心源人来说,尤其是40岁以下的年轻同仁,他们很可能认为:退思堂主丁维东,是热衷学科教研,对心源网络教研尤甚,谈教论育,说教话学,言必述教研,语必倡读书,偶尔画画速写,与概念里的美术教研员不太一样。长久以来,一直倡导美术教师两手都要硬的专业化成长的发展理念,但作为教研员自身的专业发展取向却稍有言行不一,偏重教研,怱视学科专业历炼提升。

本次活动特邀吴田玉先生为同行导师,他擅长花鸟山水,以笔墨立形,以丽色造境,灵动而梦幻。我原计划山水、人物平分秋色,立意白天画山水,晚上画人物,但伴他而行后,便放弃了画人物的念头,一切似乎变得顺理成章。

进入沂蒙山区,蹲在大洼,只见山,少见水,更无与山相匹配的水面。沂蒙的山也不像想象中的那样雄伟瑰丽,甚至让我深感无从下手,难以成画。反倒是那里的山坡路,石垒的墙和房子有着墩实朴拙的形态美,有着厚重的历史感,极为入画。开始三天,我和田玉先生一起画的全是些册页小品。我用这三天的时间,通过八张册页,既熟悉了久别的山水笔墨,找到感觉,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对蒙山沂水元素气质有了真切的感受与积累,也通过这三天的浸润体验,龟蒙山脉的形质特色的意象在我心中浮现。冬天的龟蒙山是那样平静、淡泊无奇,既无巍峨险峻式的高山仰止,又无山崩石裂式的鬼斧神工,更无云烟漂渺式的神秘莫测,有的只是遍山枯枝败叶,只露出山顶头上的一截泛着赭色的枯石,只有当如血残阳的光线指着它的时候,它才吝啬鬼似的挑逗起我视觉审美的情愫于刹那间,最终又悄无声息被湮没。可谓“风不定,人初静,明日落红应满径。”

白天,大家个个劲头十足,背着画具,拖着行襄,或一俩席地而坐、或三五成群摆阵崮上,也有一人独幽,支画架于石屋之后,古树之下。他们遵循心中的梦想,用对艺术的虔诚,激发起内心深处最初的热情和动能。在零下8度的气温下涂抹着水彩油画,挥洒着水墨色彩。画笔结了冰,呵口热气再画,画笔一着纸便成冰画,结了冰的画笔在纸上嘎嘎直响,划痕与冰纹在阳光照溶后绽放出独特的肌理美效果。沉醉在这样绝美的画境中,仿佛连寒冷都是诗意的。

晚上,大家把白天得意的,小有遗憾的,画完的,没有画完的画作统统陈列在会议室的墙上、桌上,甚至地上,恭候吴田玉老师的褒扬与点评。坦诚、务实、高效的点评激起起研讨的热潮。大家时而妙语连珠,时而静默思索,互动间,心灵碰撞,紧张不失愉悦,彼此共话写生创作心得与技术秘笈,其乐融融。

经过三天写生与研讨的磨砺,我依计划在活动的最后一天登山作画。早晨,耿加乾、李万华两位老师为我拎着备好的温州皮纸素卷、画具、画板,与吴雨明、吴松、王小燕、吴冬梅、周时山等老师同行,共攀海拔1156米的龟蒙之顶。放眼望去,北负泰岱,南视徐淮,西临兖济,东濒黄海,古老而又神奇的蒙山山脉尽收眼底。一幅气势雄浑的群山环抱,峰峦叠苍,沂水浅拖,山光荡漾的山水画长卷天然而成。难怪乎,古贤圣人--孔老夫子有着“登东山(蒙山)而小鲁”的无尽感慨!眼前的山水虽没有王希孟《千里江山图》的千峦叠障与华丽多姿,也没有王公望《富春山居图》简淡空灵与清逸洒脱,更没有沈周《雪景山水》怪石奇异与散淡轻盈。然而,她的山脉长延连绵不断,群山相依,却让我为之心动勃然。我无法用语言道出心中的感受与意象,但我能用我的笔墨画出心中的她。因此,我与时山老弟决定在这蒙山的绝高处将自己此时、此地、此境沂蒙山水的意象定格下来。

当我在最高处的巨石上支好画板,展出长卷素纸,拾碌好画具之后,便纠结于东西方观看与表现的矛盾之中,由于缺乏山水画创作的经验和对传统山水卧游神畅理念的切实把握,又出于成功一卷的功利心理,不得不放弃创作的过高奢望,而老老实实地纯视觉化的表达。我想,既然眼前的所见能打动我,我能如是地表达好视觉感受,那么,它也就一定能打动观画的人。因此,我放下所有的不惑与忧虑,只求写实般的笔墨表达,至于画面造型的节奏,形态的韵律,语言的虚实等等,就统统留给笔墨的表现去解决与协调吧。

一旦心无碍隔,意无挂念,人便能做到澄怀见象,意涌心头。既然心中有了明晰的意象,手中之笔的表达也就水到渠成了。为了确保长卷表达的气韵贯通,我采用了以焦墨勾、皴、点、擦整体造型的方式,在保证气势贯通的前提下,随机间用一笔分浓淡的醮墨法,贯染、擦、补皴于一笔呵成,以求干、湿、浓、淡、疾、涩和气韵的丰富变化,尽可能地消解边画边卷的间隔断续的痕迹,让长卷造型、笔墨首尾顾盼呼应,达到气韵生动的艺术佳境。画着,画着,浑然不觉已到中午。短暂的快餐过后,我便又投入到长卷的气韵之中,沉浸之深,笔墨之瀚,心神之畅快均都诉诸于长卷之中。顺顺当当地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,整个蒙山笼罩在如血的残阳之中,这不正是冬天蒙山的真面目吗!闭目成象,记于心灵,带着它,满载而返。

回到驻地,晚饭后,实在挡不住心中意象的诱惑。我来到会议室,拉开长条桌,将长卷完全展开,趁着兴致,对长卷进行了整体调整与处理。画着画着,聚来了田玉导师和不少同仁,他们又给我的长卷提出了意见与建议,我边听、边改、边画着。回到宿舍又画至深夜,直至长卷的墨稿遂成,我才酣然入眠。至此,历时五天的大洼写生之旅踏上了归途。

回来后,我翻阅研究了古代长卷佳作,从构图创意,意境构成到笔墨表现,以及形式语言及要素进行认真仔细的又一次研读。带着从古人笔墨语言与形式逻辑中感受到的灵感,我将画卷又一次展示上墙,追着古意,追问内心,经过反复的揣摩,我感到:强化笔墨语言,展现沂蒙特色是我必须深入的两个切入点。这时残阳下的蒙山意象浮现出来,此稿与我心中的冬山寒景,苍茫赭浑的蒙山气象相距甚远!我一定要把它尽可能的表现出来。浅绛着色便是最恰当的形式,因此,我拿来色盒,开始了最后一步的工作--着色。

我把题款钤印的《沂蒙山水写生长卷》发在了朋友圈,瞬时间得到了好友们的热情点赞。张连生先生撰诗创作并数易其稿,王奇寅好友更是即兴成诗二绝,还兴致勃勃地题于长卷之上。这些都为长卷增添了佳话和人文色彩。望着它,我心中有既有无限的感慨和自豪,同时又充满着诸多不满与遗憾。

《沂蒙山水写生长卷》是此次高研班的画中幅面最大、长度最长的画;而我是唯一攀山最高,视域最广的作画者;此画也是故事最多、人文含量最高的画;更是唯一的长卷式山水画;它也是我山水写生最充分的一张画。它最有价值的意义在于:是它的创作过程让我反思到中国画创作的原则与本质,也许会由此引发我中国画创作的另一种追求;还是它让我反思到中国画写生与创作、三远法在创作中的价值与运用基础是什么。

古人云: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,石涛说: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。中国画的程式性语言不应该成为我们创造的桎梏,而应把程式在师造化中加以运用与发展,形成艺术的自我与创新,这才是艺术家所应该毕生追求的艺术真谛!
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  联系我们
  • 咨询电话:0513-88935333
  • 邮箱:ddda666@163.com ; 214825163@qq.com
  • 地址:海安县教育局教研室
    关注我们
  • 微信公众号:海安心源美术
  •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
  • 区域美术教育门户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

小黑屋|手机版|关注心源微博|心源美术教育 (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苏ICP备11037837号-1 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